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周刊

不党、不派、不私、不卖、不盲

 
 
 

日志

 
 

9任中国驻美大使的外交风云  

2010-04-09 17:1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者  漆菲
   来源:凤凰周刊2010年第10期 总第359期

  “中美关系不可能一帆风顺,在发展中总是会有曲折。”
  湖北省天门市岳口镇健康村一栋两层高的房屋旁,篱笆围着一垄绿油油的莴苣、大蒜。3月中旬的一天,83岁的老人刘福新坐在大门旁晒太阳。几日前,她已经得知儿子张业遂要去美国。在这个小村子,左邻右舍只知道张家出了个在北京的官员,很少人知道张业遂任什么职务、在何处工作。张业遂被任命为中国驻美大使的消息,也是因为一个村民上网看到消息后,这才在村中传开。
  就在张业遂准备履新的时刻,刚刚从美国卸任归来的前驻美大使周文重刚刚赶上“两会”的召开,作为全国政协委员,他希望“在新的领域发挥自己的作用”。而他们的前辈,曾经的“诗人外长”李肇星作为十一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大会发言人,正抱着厚厚的一摞资料对着一众记者笑言自己“初来乍到,边干边学”。
  自1979年中美建交以来,中国共派驻美国9任大使,在张业遂和周文重之前的历任驻美大使分别为:柴泽民、章文晋、韩叙、朱启祯、李道豫、李肇星、杨洁篪。龃龉不断的中美关系在风风雨雨中走过了30年不寻常的历程,每一位大使的外交生涯也为中国外交史添上新的注脚。
  外交史上特殊的建交
  1978年,在外交部翻译室工作了3个年头的周文重,作为中国驻美联络处主任柴泽民的助手抵达华盛顿,当时他还不能料想,五星红旗将在“五月花”中国馆上空升起。12月15日晚,华盛顿康涅狄克大街2300号,中国驻美联络处大楼里灯火通明。中国驻美联络处在这晚举行一场电影招待会,200多位观众陆续到达。观众进场后,柴泽民宣布了一个奇怪的规定:21时前联络处大门不会打开。
  21时整,电影放映完毕,大门徐徐开启,在门外等候已久的美国记者蜂拥而入,他们马上等到一个历史性的时刻。“我就站在放电影的大厅里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将与美利坚合众国在1979年1月1日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然后宣读建交公报,再按建交精神讲了几句。”柴泽民在之后接受采访时,每每回忆这段历史依然有惊人的记忆力。来看这场电影的观众这时才明白,联络处请他们来的真正目的不是看电影,而是为了见证中美建交公报公布。
  这也形成外交史上的一个很特殊的例子:当时美国驻华联络处主任伍德科克对邓小平说,现在建交公报是确定了,但是要等到1月1日才能公布。“他害怕消息从美国透露出去,有些反对派得知后会想方设法来阻挠,对建交不利,因此希望先公布建交公报。一旦木已成舟,再反对也没有办法。”据柴泽民回忆,邓小平当场就很痛快地答应了。
  1979年1月1日凌晨4时,一夜辗转反侧的柴泽民起身下床。他刚刚完成了“角色”转变,从联络处主任到驻美大使。但就在柴泽民向卡特总统递交国书的12天后,美国国会参众两院分别通过了多处违反中美建交协议的关于美台关系的立法议案。30年来,台湾问题一直是引发中美关系种种矛盾的导火线。时至今日,《与台湾关系法》还是美国武器售台的一个挡箭牌。
  作为新中国的首任驻美大使,柴泽民是冰雪消融、春寒料峭的中美航道上的首航者。当初正在泰国做大使的柴泽民被调走,还很有抵触情绪。“我考虑到美国是个帝国主义国家,非常霸道,工作不好做,要是搞不好就会犯个错误。我们搞外交搞一辈子到最后犯个错误,这就不合算了。”1981年1月美国总统里根就职仪式当天,站在观礼台上的柴泽民没有按照白宫发出的请柬背面所注明的那样穿大礼服,而身着一身笔挺的中山装。
  政治风波下的外交初试
  作为中美关系开始解冻以后最早与美国人打交道的资深外交官之一,第二任大使章文晋上任时已年近古稀。1960年代末,在主管亚洲事务10年后,章文晋出任外交部西欧美澳司司长。当年,美国国务卿基辛格对章文晋的印象是,“看起来像艾尔·格雷科油画中的西班牙红衣主教”。基辛格后来感慨地说:“章文晋改变了我对新中国外交官的看法。”12年后,邓小平力排众议,亲自点将。1983年3月2日章文晋夫妇自北京启程飞赴华盛顿。
  在章文晋抵达美国后不久,美国官方4月4日发表一条消息,允许中国网球运动员胡娜政治避难。中方立刻作出回应:按两国文化协定,4月6日中国有一个官方文化方面的代表团访问美国,已经抵达旧金山,由于胡娜事件,该代表团决定取消访问并立即返回国内,以示抗议。这就使得两国关系立刻紧张起来。
  章文晋的夫人张颖在《外交风云亲历记》中回忆了当时的情景:白宫官员通知章文晋,4月7日下午向总统呈递国书。在这样的气氛下去呈递国书,当然是十分不利的,但白宫方面解释说,呈递国书早有计划安排,不可能更改。到了晚上,白宫官员又来电话说,倘若国书内容要更改则是允许的。这分明是给使馆,特别是给章文晋出难题。
  中美关系刚刚起步之际,却遭遇苏联解体、东欧剧变。1989年春夏之交北京的政治风波更使中国外交跌入自新中国成立以来的低谷。在邓小平眼中“国际的大气候和中国自己的小气候”下,中国第三任驻美大使韩叙上任压力重重。
  离职前,韩叙接受了棕榈滩论坛俱乐部的邀请,1989年7月24日在俱乐部举办的午餐演讲会上作了一次公开演讲。佛罗里达棕榈滩论坛俱乐部是美国一个颇有影响的俱乐部,参加论坛俱乐部者大多是美国上流社会的人士。演讲的效果很好,听众被打动了,现场掌声雷动。在中国前驻法大使吴建民看来,此次演讲是“柔中带刚”的典范:既以情动人,针对美国人的关切,明确表示中国改革开放政策不会变,主旨最后落脚到大家应为中美关系走出低谷共同努力。
  1989年8月,《纽约时报》以“中国大使所讲的话”为题在评论版上刊登了演讲稿的主要内容。国际狮子会会员比尔·库派克在写给韩叙的一封信中这样说道:“你的忠告是明智的,而你的判断是合理的。我认为我必须给你写这封信,以便让你知道,你在美国有很多朋友,他们都将为我们两国之间友好关系的发展而继续努力。”
  在“美式恐怖”下顶住压力
  阴霾阻隔总是往复。从朱启祯到李道豫,台湾、西藏、人权这些问题仍旧缠绕在中美两国的上空。作为李鸿章的后人,100多年后的李道豫每当回忆起祖辈所处的丧权辱国的外交境况时,都格外珍惜和感怀新中国后“史无前例的外交形象”。
  李道豫驻美期间,恰逢克林顿政府。克林顿上台初期,将人权问题与对华最惠国待遇挂钩,向中国施压。1993年4月,初抵华盛顿的李道豫立即拜访当时的国务卿克里斯托弗,在初次的礼节性会见中,克里斯托弗用威胁性的口吻说:‘你看这钟在嘀嗒地响,时间在一点一点地走近一年的限期,要是中国再不作让步,美国对中国的最惠国待遇就没有了。’”
  每当回忆此事时,李道豫常常仰头一笑,提高调门:“我有地下党的经验和韧性,我在白色恐怖下都能生存,能工作,在‘美式恐怖’下当然也是能顶住的。”
  1995年,李登辉访美使中美关系遭受更大挫折。中国作出了强烈反应,其中包括召回大使述职。在中国政府严正交涉下,美国政府首次作出“三不”承诺。
  两年后,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应邀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这是12年来中国国家元首首次访美,李道豫有大量的筹备工作要做。他发现:此前法国总统和俄罗斯总统访美,美国都是国务卿去接;到江泽民访美的时候,美方正搞“礼宾改革”,只能派礼宾司长到机场去迎接。李道豫决心:抓住各种契机,要求美方提升接待规格。
  在美国期间,他与克林顿各种形式的会面就有19次,常常争得面红耳赤,让当时美国人看到他这种韧劲都觉得害怕。
  美国国会每年的反华提案达到10多次,因此李道豫游说的重点自然就在国会上。他说,“我要经常到议员的办公室与他们会谈,因为外交层面的问题必须要说透了,讲清了,才能让人明白”。此后一个时期,两国关系又几经起伏。到了1999年冬,两国经过艰巨努力,终于就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达成协议,并解决了中国永久最惠国待遇问题。
  “我就在这一系列的坏消息下,受命发展中美关系。那个时期非常动荡,跟现在的中美关系真是不能比。”正如李道豫所言,美国对华政策中一直存在着防范和接触两个侧面。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不同的力量格局对比下,中美关系也似乎日渐明晰。
  个人魅力成就明星大使
  如果说外交官的特点多为谦逊低调,曾经的明星外长李肇星可算是“性情中人”。回忆担任中国驻美大使的生涯,李肇星曾笑言,难忘当时与美国记者的过招,而他多以“绝对优势”获胜。对此,外交部一位退休的前驻外大使解释道:“外交官最大的‘软实力’就是‘口头和笔头俱佳’,他在这两方面都极为出色。他写文章,论据实实在在,文字精练简短,而且对中国外交文化的领悟很深。”
  “在外事工作中遇到交锋的时候,口才好就显得更加重要。意见不同了,观点不一致了,讲话就要求犀利,语速要快。如果外文掌握得不好,人家讲了十句,你三句都讲不出来,气势上就被人家压住了。李部长是越犀利讲得越快,美国人都没他快。”
  1999年美国战机轰炸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这让刚出任中国驻美大使的李肇星感到空前压力。1997年后,中美关系刚步入蜜月期。如何在维护中国主权利益不受到侵犯的同时,又能让两国关系不至于跌至低谷,考验着李肇星的能力。
  在接受美国广播公司(ABC)的专访时,最负盛名的“铁嘴”之一的主持人山姆·唐纳德问李肇星,“你能保证在北京和中国其他城市美国外交人员的安全吗?”李肇星表情严肃地回答,“你们一直在谈你们大使馆工作人员的安全,我很奇怪为什么你们不问我在南斯拉夫受伤的中国大使馆工作人员的情况,为什么不问在贝尔格莱德杀害中国人的行为?”一句话把唐纳德问住了,老半天回不过神来。就在这次事件中,李肇星被美国媒体认为是“强硬派”,美国报纸形容他“脸上极具哀容与愤怒”。
  李肇星的直脾气也曾引起过争议。2000年,李肇星和美国参院外交委员会主席霍尔姆斯在《华盛顿时报》上打过一场笔仗,争论焦点是霍尔姆斯在一封信中对中国外交官侮辱和威胁美国国会议员的言论表示震惊,并要求李肇星进行澄清。李肇星则讽刺霍尔姆斯根本不懂中国。
  可在美国人的眼里,李肇星兼具两种印象:一种是热情、儒雅的外交官,极具学者风度;另一种是一往无前、绝不退让半步的勇猛斗士。在他卸任时,华盛顿市长威廉斯发布文告,宣布1月29日为华盛顿市的“李肇星日”,以表彰他出任中国驻美大使期间的卓越贡献。
  另一位明星大使则是现任外交部长杨洁篪。“温文尔雅、有儒家风范,”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主任沈丁立脱口而出对杨洁篪的印象,“他对美国事务非常熟悉,在处理外交事务时分寸拿捏得当,有大局观、全局观和战略观,将是一个非常称职的外交部长。”
  然而,这个儒雅的上海人在美国外交圈却有一个颇为生猛的绰号—“老虎杨”。1970年代中期,美国前总统老布什开始在北京建立美国联络处时,杨洁篪担任翻译。“老虎杨”就是老布什起的外号,原因或许因为1950年出生的杨洁篪属虎,而他名中的“篪”字里面正藏了虎字的变体。
  在杨洁篪多年的外交生涯中,他曾三度被派往海外工作,三次都被派往同一个地方:中国驻美国大使馆。他也是中美两国建交20多年来,中国派出的最年轻的大使。出任驻美大使不久,杨洁篪曾面临过非常严峻的挑战—2001年4月,中美撞机事件猝然发生,中美关系一度紧绷。他曾经在一日之内4次奔走于美国国务院、国会与中国驻美大使馆之间,表达中方立场,致力于化解国会方面对中国的反弹敌意,还曾经一天两次出现在美国电视上,阐述中方看法。
  这场危机最终以美国驻华大使出面道歉而获得解决。美国国家公众电台在那年6月的一次节目中说:“如果有谁能够妥善协调中美之间的紧张关系,这个人非杨(洁篪)莫属。”年轻的杨洁篪就是这样在2001年撞机事件中“向世界证明了他的外交能力”。2004年,美国洛杉矶世界事务委员会授予杨洁篪大使“年度杰出外交官”的称号。
  踏荆棘而来,未来依然不平坦
  今年3月,中国驻美大使周文重正式挥别华盛顿,卸下其为期4年的驻美大使一职。几十年的外交履历,包括4次赴美上任,在美工作时间累计长达约17年,他几乎经历了中美关系中的所有重大事件。在最近一次与美国政要告别的晚宴上,周文重风趣地说:“我刚来上任时,有评论说我是在很有意思的时间抵达,我以为那是典型的美式赞誉;现在我要离开了,评论又说我是在很有意思的时间离任。”
  当年甫抵华盛顿,周文重就定下两个目标:一是访问美国50个州,二是与尽可能多的联邦国会议员进行“一对一的单独面谈”。在走访过程中,他放弃过往陈旧的中国式风格,用完美的“美国式逻辑”全副武装,尝试用各种方式游说美国议员、政要乃至民众,显然他的努力收到了成效。
  《华盛顿邮报》近日报道说,周文重在任内已拜访了大约100位参议员和众议员。报道称,从2005年到2009年,中国大陆接待的美国政治人物和国会工作人员首次超过台湾。离开美国踏上飞机的一刻,周文重感慨肩上的担子终于卸下来了。虽然临走发生了一些不愉快,但他很释然的说:“中美关系不可能一帆风顺,在发展中总是会有曲折。这是一个常态。”
  在周文重卸下担子之际,张业遂又将其扛起。在中美关系涉入深水区的当下,摆在他面前的路并不好走。华盛顿已经给张业遂准备了一系列难题:对台军售、达赖窜访,尚待美方作出合理解释;而在前不久的一次国会听证会上,大批美国专家建言政府,监控并限制中国资本的海外输出。
  现年56岁的张业遂,虽然不是美国问题专家,但亦曾规划北美政策。《华尔街日报》早前曾形容,张业遂是一位老练和敏锐的外交家,在担任驻联合国大使期间,有效代表了中国的利益。报道又引述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主席奥林斯表示,美中在某些问题的意见并不一致,但张业遂对中国的立场解释得非常充分。
  随同张抵美的夫人陈乃清同样是一位出色的外交官,曾出任中国驻挪威大使,是中国为数不多的女大使之一。2007年,陈乃清还曾出任负责朝核问题的朝鲜半岛事务特使。“无论是张业遂还是他的夫人陈乃清,都比较擅长斡旋于多边外交。”中国前外交官联谊会名誉会长、张业遂的湖北同乡蔡方柏表示,这或许是外交部在关键时刻,任命张为驻美大使的关键考量。
  如今张业遂家里的7兄妹,大部分在务农,他的童年故事被细心的媒体一一挖出。而最贴近生活的则是,张业遂喜欢打桥牌和网球,还爱好摄影。不过,繁忙的公务使他没有时间去摆弄他心爱的相机,饭后那片刻的散步才是他最难得的休息。
9任中国驻美大使的外交风云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2010年第10期总第359期 2010年4月5日出版
订阅热线:

华南地区:
0755-25934569(67)
华北地区:
010-65281005(06)
在线订阅


  评论这张
 
阅读(38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