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周刊

不党、不派、不私、不卖、不盲

 
 
 

日志

 
 

大陆台湾问题“南派泰斗”忆述  

2010-04-12 18:10:00|  分类: ClassifiedFile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绿色神主牌:民进党人印象
  □ 陈孔立
   来源:凤凰周刊2010年第9期 总第358期
   
  早在民进党成立之前,我就开始与几位后来成为民进党人的“党外人士”互相认识了。
  1992年底汪老汪道涵前来厦门,我作为第一届海协会理事,向汪会长汇报赴台访问的情况。当讲到我主动要求会见民进党的邱义仁等人时,汪老问:“你们谈些什么呢?”我告诉他,我们谈台湾社会阶级分析、工人运动的可能性,也谈马克思主义和新马克思主义。
  汪老问:“你们为什么会谈到这些问题呢?”我说,早在“党外运动”时期,他们这些人就在研究如何推翻国民党的统治,想到共产党之所以能够推翻国民党,是因为共产党学了马克思主义,于是他们也去学习。我和汪老谈到民进党在台湾有30%以上的选票、现在已经有6个县市长,是台湾一支重要的政治势力,研究台湾不能不重视民进党。听完之后,汪老认为这些情况很有价值。在汪老的鼓励下,我们长期关注与研究民进党,并与不少民进党人保持了联系。
  20多年来,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所)与民进党人有广泛的交往,从历任党主席如姚嘉文、许信良、施明德、谢长廷,代主席张俊宏,到中央党部负责人、立委、民进党执政时期的陆委会官员以及新生代精英、“六○社”乃至立委助理等,都有所接触,甚至有深交,当然,也有争论与辩论。
  现就个人记忆,写出以下文字,为这一段交往史留下见证。
  数学系毕业的评论家陈忠信
  1986年7月在芝加哥大学举办的“台湾研究国际研讨会”,有几位台湾“党外人士”参加,其中就有陈忠信。陈忠信曾因“美丽岛事件”被判刑入狱,听说在狱中读了不少书,出来以后以笔名“杭之”发表文章,成为一位知名评论家。这次他提交的是有关台湾反对党的论文,那时民进党还没有成立,他实际上讲的是“党外”运动问题,这也是我当时了解甚少而相当感兴趣的课题。
  此后多年里,我们多次交往,坦诚相待,可以互相“抱怨”,也能够互相谅解。
  1999年5月18日,我在台湾,陈忠信把我接到他在立法院的办公室。当晚,陈坦率并且专业地向我们仔细分析了第二年“大选”选情并作出预测。他预计这次不管是谁,都只能“低票当选”,将来台湾会出现“政治重组”的局面。看来,民进党人对于政局的发展颇有战略眼光和长期打算。
  选举结果表明他的预测是正确的,三组候选人得票率都很低,陈水扁、吕秀莲果然以39.3%“低票当选”。
  2003年2月,在欧亚基金会与该会董事长张京育交谈时,我说,我与陈忠信是1986年认识的,张说:“1986?那是古代史了。”的确,那是在两岸开放之前,从两岸学者交流的历史来说已经是相当“古”了。
  陈忠信长期负责民进党的大陆事务,他和我们以及大陆对台部门的来往最为频繁,交谈的机会最多。他是民进党内最用心研究大陆、最了解大陆、最愿意与大陆沟通的一位高层人士。他与大陆方面就“一个中国原则”、“台独党纲”及两岸重大分歧,都有过深入讨论。作为站在两岸关系“第一线”的人,面对两岸僵局,他自然有自己独特的感受。
  吕秀莲:
  你们要台湾,还是要台湾人民?
  1986年7月在芝加哥大学举办“台湾研究国际研讨会”,我在会上宣读《清代台湾分类械斗的若干问题》。这纯粹是一篇历史学的学术论文,可马上有一位女士从政治角度提问:“你说清代台湾是移民社会,为什么却变成殖民社会呢?”我当时还不知道提问者就是鼎鼎大名的吕秀莲。
  会后,我和吕秀莲交换名片。当时她在哈佛大学当访问学者,名片上用的是英文名字:Hsiu-Lien AnnetteLu,我当即在上面用中文写了“吕秀莲”三个字,保留至今。
  吕秀莲问:“你们中共是要台湾这块土地,还是要台湾人民?”
  当时,我认为她是恶意攻击,说我们不要人民,而且台湾人民不愿被我们统一。后来想想,这确是一个关键问题。我们一向强调“台湾是中国领土”,而对台湾人民则重视不够,特别对台湾人民的想法没有深入的了解。在1980年代,有人还作出这样的判断——台湾人民有70%以上的人主张统一。而在之后发现岛内统一存在阻力时,有人于是产生急躁情绪,声称“长痛不如短痛”,“和平统一不如武力统一”之类反对“和平统一”方针的论调甚嚣尘上。再后来有人喊出“宁可台湾不长草,誓死也要台湾岛”,福州一位老同胞给我打电话说:“你们为什么对台湾人这么狠呢?”
  吕秀莲的话引起我的思考:我们对“土地”与“人民”的关系应当怎样对待、怎样处理?当时还没有“以人为本”的观念,更没有把这一观点落实到台湾的说法。现在政策明确了,但是否大家都能清楚地认识这二者的关系,还很难说。
  1988年6月由香港大学亚洲研究中心与美国亚洲学会台湾研究委员会联合举办的“台湾经济、历史、文学与文化国际研讨会”在香港大学召开。吕秀莲也来参加,主动要我约请几位大陆学者与她对话。那时两岸交流刚刚开始,双方有许多不了解、不适应,但都能开门见山把问题摆出来。
  吕秀莲说:“老实说,我对你们中共没有信赖感。”我问为什么,她说:“你们搞‘文化大革命’,连全中国最大的人物、国家主席都没有生命保障。如果我们与你们统一,台湾人就会像蚂蚁一样,任凭你们踩死。”她还用脚在地板上做出了踩踏的动作。
  当时我以为吕秀莲有意找我们的问题,为“台独”辩护。后来我与台湾的“大统派”、坚决反对“台独”的王晓波教授交谈时,他说了这样一段话:“‘2·28事件’后,台湾同胞对‘白色祖国’(指国民党)失去希望,转而期待‘红色祖国’(共产党)。可是‘文化大革命’后,他们对‘红色祖国’也失望了。怎么办?只好靠自己。‘台独’的形成有它的历史背景。”
  再往后,看到李远哲谈到“大跃进”、“文化大革命”,指出“很多台湾人都问,如果统一‘难道我们也愿意走这么一段路吗?’”时,我这才深刻认识到“文革”在台湾同胞心中已经留下了深深的烙印,其对两岸关系的影响千万不能低估。
  吕秀莲当选“副总统”之后,发表了一些言论,遭受大陆方面的批判。有一次,北京一家电视台派人来采访,要我说出吕秀莲“没有好下场”、“数典忘祖”这两句话,因为他们是带了任务来的,没有这两句就无法交差。我不肯讲,只好请记者“另请高明”了。
  吕秀莲曾回乡寻根,来过福建南靖县喝家乡的井水,这在台湾同胞中虽不少见,但也不普遍。如果还说她数典忘祖,那么许多没有来寻根、没有喝过原乡水的人不是更“忘祖”吗?这会“打击一大片”,我们千万不能这样做。
  批评人家用的是中国老祖宗的语言,而不是国际听得懂的语言,这能有多少宣传作用呢?其实,吕秀莲说两岸是“远亲近邻”的关系,要害是以血缘、地缘关系来否定两岸之间的政治上的关系与法律上的关系。这才是要害之所在。抓不住要害,就批不到点上。
  邱义仁:
  从紫藤庐茶叙到“历史性突破”
  有些人未曾接触,就会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邱义仁就是这样一个人。我是通过台湾媒体的报道看到他的言论,就认定他是民进党内最有思想、最有才干的人物之一的。所以1992年第一次去台湾,我就想找他谈。
  应我的请求,陈忠信安排了民进党中央副秘书长邱义仁和文宣部主任陈芳明和我们见面。那天在紫藤庐,大家坐在榻榻米上,一边品茶,一边轻松地交谈。
  我们问,民进党的阶级基础是什么?邱义仁说,民进党现在有30%的选票,如果能够得到35%40%就是大胜,在民主国家有20%的票就是一个很强的政党了。国民党现在只剩下60%的票已经够倒霉了。陈忠信说,北京以为国共坐下来谈,两岸关系就会解决,其实国民党没有这个力量,国民党内对大陆的看法也不一致。陈芳明干脆说“国民党实际上是大‘台独’”,他还预言2004年可能出现“民进党执政、国民党主控立法院”的局面,那时中共就要与民进党接触。
  这是一次坦率的交谈,当时相约:希望将来互相访问,继续沟通。
  1998年7月间,我们邀请当时已是民进党秘书长的邱义仁前来厦门,参加本所主办的“21世纪亚太经济发展与两岸关系研讨会”,引起台湾各界的极大重视。有一家杂志报道说,“具有台湾40%选票、最大反对党的秘书长身份”前往大陆,不论是台湾或是大陆都相当关注,有的报纸还说邱义仁是“50年来台湾各主要政党中在任最高党职到大陆的第一人”,认为这是“历史性突破”。
  在动身之前,民进党内曾经引起争议,有人警告他“小心被统战”,有人认为这次是让邱义仁“先去当炮灰”,后来还是新当选的民进党主席林义雄要他“快去快回,谨言慎行”,邱义仁才能成行,不过也只到厦门为止,不再北上了。
  邱义仁回台北后,立即举行记者会,指出:“目前的美、中、台关系已往中共倾斜,如果台湾的回应只是拒绝两岸往来,只是说‘不要’,对台湾不利,台湾将成为‘麻烦制造者’,因此台湾必须与中国大陆多接触、了解。”他还认为,在两岸关系上“民进党不该再扮黑脸”。
  台湾报纸指出:这是民进党新潮流系首次对李登辉主导的两岸现状表示异议,认为民进党应当有所作为。难怪有人说邱义仁参加学术会议,而在记者会上谈论的都是政治问题。
  有6位民进党高层“党工”和“民代”与会,确实不是一件小事。邱义仁来访之所以能够成行,除了需要经过民进党高层同意以外,从大陆来说,当然也要经过高层的批准。实际上北京对此十分重视,特地派人前来关怀。事先,我们商定只谈经济,不谈政治,免得引起麻烦。在整个会议过程中,彼此相当配合,没有出现任何问题,而实际上双方的政治观点却已经有相当程度的表达了。
  谢长廷:高雄-厦门城市交流
  1993年7月,以谢长廷为首的几位民进党的立委来我们所访问。我在门前迎接,见到他们时,我一个个地叫出他们的名字:谢长廷、姚嘉文、蔡同荣、李庆雄??
  那天他们问了很多问题,如大陆决策层对台湾情况是否深入了解、“一国两制”是否会有改变等。我发现,民进党人对大陆确实了解太少了。这也难怪,他们忙于同国民党争夺政权,而两岸关系实际上还没有提上他们的议事日程。
  我对谢长廷提出的“一国两制”问题作了解释,指出,当年邓小平是尊重台湾民意而提出这样的构想:当他得知台湾民众对于台湾现有的政治制度、经济制度比较满意的时候,他说,那么就让台湾保留现有的制度好了,不必要求台湾的制度和我们一样。谢听了以后显得颇感兴趣。
  接待部门给我们的时间很短,可是我们一谈开来,就有说不完的话,而预定时间早已超过了。有关部门已经备好酒席,催着他们赴宴。他们却不肯走,改而谢绝原定的宴请,而由他们自己来请我们。我们一再婉言谢绝,可盛意难却,只好从命。在共进晚餐时,大家继续谈了很多。他们认为我们是相当了解台湾、了解民进党的。
  从他们的来访可以看出,在“汪辜会谈”以后,民进党已经开始重视与大陆的关系。谢长廷表示,民进党正在加强对大陆的研究,其大陆政策可能调整。
  2000年,谢长廷担任高雄市长。6月,他以高雄市长的名义邀请厦门市长朱亚衍访问高雄。7月2日他收到朱市长的传真,朱表示已经注意到谢于7月1日做出的“有关两岸关系及贵我市关系定位的表达”,并邀请谢长廷访问厦门。所谓“两市定位”,就是指谢长廷所说的:依两岸相关法律及其法源“厦门市与高雄市属于同一国家领土之规定,仍未改变”。
  有人披露了这一消息,引起台湾各界极大震动。有人认为这是两岸交流的一大突破;有人认为谢长廷“有担当”;有人则担心“被统战”、“被矮化”。谢长廷一再强调“此行不涉及主权及高度政治争议”,可是陈水扁当局却以“与现行法令不符”为由,不予批准。
  我曾为此写过三篇时评,分析谢长廷想与厦门交流的原因、来访的可能性、困难与阻力以及双方如何面对等,并认为“对于台湾任何愿意为减低两岸紧张关系而努力的人士,中共都会予以肯定”。
  2001年8月我们去高雄市政府访问谢长廷,当时他是高雄市长兼民进党主席。我们有了深入交谈。之后,他指定市政府官员及他的亲信、同学和“金主”陪同我们,并与我们建立了交往,后来双方一直保持联系与往来。
  2005年在他担任行政院长期间曾经发表过这样一些言论:“大陆最近表明大陆与台湾都是中国的一部分,这个说法比以前柔软许多”、“春节两岸直航包机,及大陆派代表来台参加辜老的追悼会,也都是善意的表现”、“要化解困境,寻求突破,台湾只能选择直接与大陆对话”,“‘一中’为中华民国宪法不可切割的元素,不可能当行政院长不承认宪法”?彼岢鱿M舐酵馓ㄍ宸苫稍酱舐娇沼蚴保ò炝⒓锤枇松埔饣赜Α?
  “大胆西进”的许信良
  我认识许信良是在1991年,那是他第二次来厦门。第一次是在1989年,他偷渡到漳浦县的一个港口,到过厦门,然后从海路偷渡去台湾。据说他躲在船舱里,军警检查时,旁边的獒犬突然叫起来,结果许被发现了,立即被捕,以叛乱罪判刑10年。不过,第二年他就被特赦出狱。于是,1991年初许信良再次前来大陆,到达厦门。
  那次,许是与谢聪敏一同来的,谢用的是“许信良办公室顾问”的身份。一天晚上,厦门市台联为他们举行晚宴,我也参加了。见面时,我说出了他们的姓名,谢感到有些惊讶。有一位台商告诉他们:“他是专门研究你们的。”我对谢说:“大魏来过我们研究所。”“大魏”就是魏廷朝,他与谢都是彭明敏的学生,1964年他们三人因为发表《台湾人自救宣言》而被判刑入狱。
  1991年10月民进党通过“台独党纲”,接着许信良当上了民进党的主席。我当时提出“希望许信良能整合党内派系,不要使民进党真正走上‘台独’的道路”,对他还有所期待。
  许不担任党主席以后,特别是1999年他退出民进党以后,我们与他多次见面,但都没有深谈。2007年、2008年、2009年他每年都到我们院里来,有时还不只一次,座谈,演讲,侃侃而谈,毫无拘束。他鼓励我们的学生“大胆挑战和你们不同的观点”,学生们提出许多尖锐的问题,他都一一娴熟地“接招”,热情的学生回报以阵阵掌声。
  2009年有一次他与李文忠一同来,我们十分坦率地展开讨论,有共识,也有争议。尽管一时无法达成共识,但能够了解彼此的想法,对于增进理解、积累互信是有好处的。
  我们重点讨论了民进党的两岸政策,他们两位都认为“民进党应当大胆参与两岸交流”,“民进党不能自外于两岸和平发展”,“民进党需要有‘两岸论述’”。这也是我们的共识。
  (陈孔立,出生于1930年。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教授、大陆著名台湾问题专家,被称为台湾研究领域的“南派泰斗”。)
大陆台湾问题“南派泰斗”忆述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订阅热线:
华南地区:
0755-25934569(67)
华北地区:
010-65281005(06)
在线订阅
  评论这张
 
阅读(4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