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周刊

不党、不派、不私、不卖、不盲

 
 
 

日志

 
 

特别报道【台湾慰安妇60年悲喜】  

2010-11-05 10:54:00|  分类: 文章选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摘要: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台湾由日本帝国的南进据点升级为南进基地。作为日本的殖民地,台湾不仅要进行后勤补给,而且因为距离南太平洋近这一地理原因,也成为当时慰安妇的转运及供应地。自1992年起,台湾妇援会开始确认台籍慰安妇名单,奔走日韩收集史料,并踏上了对日求偿的漫长征途。但是令人想不到的是,18年后,他们仍然无法得到来自日本的道歉与赔偿。 □ 记者 商华鸽 1998年夏天,赖采儿在美国密歇根州的一张报纸上看到一则有关台湾慰安妇的新闻后,脑中掠过一个念头:我能为她们做些什么?她没想到,自己在两年后会参与到台湾慰安妇的议题表述,而这一工作持续了长达10年。 2000年,赖采儿正式参与这一工作时,“统计在册的台湾慰安妇的人数为42名。”而日前,台湾妇女救援基金会(以下简称妇援会)工作人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截至2010年7月,只剩下15位阿嬷还健在,平均年龄超过87岁。2010年上半年又有三位已经往生。” 对于年事已高的15位台籍慰安妇来说,她们有很大可能会在未来的5到10年内全部凋零,但赖采儿对她们在有生之年获得日本政府的道歉和赔偿持悲观态度。 据赖采儿介绍,近两年来,受害各国于每年举办的连带会议中,对于日本政府和日本国会的要求,始终没有改变:1、对于日军慰安妇问题,为实现认定事实、公开谢罪、依法赔偿,日本国会应早日制定特别法,在受害者有生之年内实现谢罪、赔偿;2、要求日本政府应为防止日军慰安妇相似的犯罪,在日本历史教科书中正确记录史实,教育现在和未来的年轻一代。 “种种对日本政府的公开呼吁、要求,始终未能得到日本的响应。”赖采儿说。 1992年的三封电报 1991年底,《联合报》连载四五十年前日军征召韩国妇女当慰安妇的故事,王清峰曾看过一两篇。当时她就有预感,在同样为日本殖民地的台湾,这种妇女被糟蹋的事情一定也会有。 王清峰彼时的主要工作是律师,又是妇援会的董事长,平时的工作量已经超负荷,于是“心一横特别报道【台湾慰安妇60年悲喜】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战争下来阵亡者也不过3400余人。在保持军力、防止性病蔓延的前提下,日军遂设置了由军中管理的“慰安所”。 日本是国际联盟签订禁止买卖妇女儿童条约的签署国。但到了1921年,国际联盟又在第14条规定中补充,“签署国可以宣称有不适用的情况。”当时的日本政府则将这一条款使用在殖民地朝鲜和台湾地区,为这两个地方日后成为日军慰安妇的重灾区埋下了种子。 据朱德兰的推估,二战期间被日本人强征的慰安妇人数,朝鲜人有十余万,日本人有两万,中国内地超过20万人,台湾岛则至少有1200人。 台籍慰安妇工作的慰安所主要分为三种:军营式、食堂酒店式和高级军官俱乐部。军营式慰安所开设在军营内,以木板隔间临时搭建,为所有军人提供纯粹的性服务;食堂式是先端菜陪酒,再做慰安;而军官俱乐部则有豪华餐厅、会议室与卧房,招待对象仅限日本军官。 令人惊讶的是,日本在战后初期还曾在本土设置过慰安所。当时日本的内务省和大藏省共同建立了“特殊慰安施设协会”,以便向当时进驻日本的盟国部队提供慰安妇,借此阻止盟军随便侮辱日本平民妇女。 …… …… 以上内容截选自《凤凰周刊》2010年第31期,总380期。 更多完整内容欢迎订阅凤凰周刊官方网站http:www.ifengweekly.com

摘要: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台湾由日本帝国的南进据点升级为南进基地。作为日本的殖民地,台湾不仅要进行后勤补给,而且因为距离南太平洋近这一地理原因,也成为当时慰安妇的转运及供应地。自1992年起,台湾妇援会开始确认台籍慰安妇名单,奔走日韩收集史料,并踏上了对日求偿的漫长征途。但是令人想不到的是,18年后,他们仍然无法得到来自日本的道歉与赔偿。

  记者 商华鸽

,眼睛不见为净,就当没这回事”。3个月后,在日本发现的三封电报让王清峰的眼睛不得不再度聚焦台湾慰安妇这一群体。 1992年2月,日本众议院前议员伊东秀子在日本防卫厅研究所图书馆发现三通电报,内容是昭和17年(1942) 3月12日,日本的台湾军司令官应其南方总军之要求,征召50名“慰安土人”(台湾人)到婆罗洲沙捞越(Sarawak of Borneo)服务,请求日本陆军部核发渡航证。这三通电报证实了二战期间确有台湾妇女被送到日本前线军队做慰安妇。 记者的电话也马上打到王清峰的耳边:“妇援会准备怎么做?” 王清峰终于在1992年3月12日迈出了第一步:设立申诉电话、公布妇援会地址、接受申诉并进行田野调查。此后半年间,妇援会接受的个案申诉电话人数约有90余名,经访问确认了共60名慰安妇。 台籍慰安妇人员名单的确认,成为台湾民间开展对日求偿运动的基础。之后,王清峰踏上了奔走日韩收集史料、带着慰安妇阿嬷们到日本打官司的漫长征途。不过她当时想不到,18年后,她们仍然无法得到来自日本的道歉与赔偿。 慰安所的诞生 作为中国割让给日本的殖民地,台湾在二战期间一直给予日本战事巨大支持。同时日本在台湾海峡西岸的防卫力量也一直吃重。军人驻防多的地区,相应也会设置更多的日军慰安所:在台湾本岛,沿太平洋海岸仅花莲一地曾设置慰安所,而在面临中国大陆的海岸沿线,北到基隆南至屏东,共有9个县市曾设置有慰安所。 朱德兰用“翩飞的蝴蝶”形容台湾慰安妇的青年时代,用“凋落的枯叶”来看待她们的现状。作为妇援会慰安妇“口述历史”计划的主持人,朱德兰所做的工作涵盖了台湾慰安妇被征召到战后疗愈的每个细节。 在朱德兰看来,日本军部考虑设置慰安所的原因之一,是怕私下的性行为导致性病蔓延,从而影响日军战斗力。早于1918年日本出兵进攻西伯利亚时,就曾面临过这种性病蔓延的景况。当时日军派遣7.2万名军人前往西伯利亚,患有性病者却高达1.8万余人,其中2000多人更是重病患者,而一场

1998年夏天,赖采儿在美国密歇根州的一张报纸上看到一则有关台湾慰安妇的新闻后,脑中掠过一个念头:我能为她们做些什么?她没想到,自己在两年后会参与到台湾慰安妇的议题表述,而这一工作持续了长达战争下来阵亡者也不过3400余人。在保持军力、防止性病蔓延的前提下,日军遂设置了由军中管理的“慰安所”。 日本是国际联盟签订禁止买卖妇女儿童条约的签署国。但到了1921年,国际联盟又在第14条规定中补充,“签署国可以宣称有不适用的情况。”当时的日本政府则将这一条款使用在殖民地朝鲜和台湾地区,为这两个地方日后成为日军慰安妇的重灾区埋下了种子。 据朱德兰的推估,二战期间被日本人强征的慰安妇人数,朝鲜人有十余万,日本人有两万,中国内地超过20万人,台湾岛则至少有1200人。 台籍慰安妇工作的慰安所主要分为三种:军营式、食堂酒店式和高级军官俱乐部。军营式慰安所开设在军营内,以木板隔间临时搭建,为所有军人提供纯粹的性服务;食堂式是先端菜陪酒,再做慰安;而军官俱乐部则有豪华餐厅、会议室与卧房,招待对象仅限日本军官。 令人惊讶的是,日本在战后初期还曾在本土设置过慰安所。当时日本的内务省和大藏省共同建立了“特殊慰安施设协会”,以便向当时进驻日本的盟国部队提供慰安妇,借此阻止盟军随便侮辱日本平民妇女。 …… …… 以上内容截选自《凤凰周刊》2010年第31期,总380期。 更多完整内容欢迎订阅凤凰周刊官方网站http:www.ifengweekly.com10年。

战争下来阵亡者也不过3400余人。在保持军力、防止性病蔓延的前提下,日军遂设置了由军中管理的“慰安所”。 日本是国际联盟签订禁止买卖妇女儿童条约的签署国。但到了1921年,国际联盟又在第14条规定中补充,“签署国可以宣称有不适用的情况。”当时的日本政府则将这一条款使用在殖民地朝鲜和台湾地区,为这两个地方日后成为日军慰安妇的重灾区埋下了种子。 据朱德兰的推估,二战期间被日本人强征的慰安妇人数,朝鲜人有十余万,日本人有两万,中国内地超过20万人,台湾岛则至少有1200人。 台籍慰安妇工作的慰安所主要分为三种:军营式、食堂酒店式和高级军官俱乐部。军营式慰安所开设在军营内,以木板隔间临时搭建,为所有军人提供纯粹的性服务;食堂式是先端菜陪酒,再做慰安;而军官俱乐部则有豪华餐厅、会议室与卧房,招待对象仅限日本军官。 令人惊讶的是,日本在战后初期还曾在本土设置过慰安所。当时日本的内务省和大藏省共同建立了“特殊慰安施设协会”,以便向当时进驻日本的盟国部队提供慰安妇,借此阻止盟军随便侮辱日本平民妇女。 …… …… 以上内容截选自《凤凰周刊》2010年第31期,总380期。 更多完整内容欢迎订阅凤凰周刊官方网站http:www.ifengweekly.com2000年,赖采儿正式参与这一工作时,“统计在册的台湾慰安妇的人数为42名。”而日前,台湾妇女救援基金会(以下简称妇援会)工作人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截至20107月,只剩下15位阿嬷还健在,平均年龄超过87岁。战争下来阵亡者也不过3400余人。在保持军力、防止性病蔓延的前提下,日军遂设置了由军中管理的“慰安所”。 日本是国际联盟签订禁止买卖妇女儿童条约的签署国。但到了1921年,国际联盟又在第14条规定中补充,“签署国可以宣称有不适用的情况。”当时的日本政府则将这一条款使用在殖民地朝鲜和台湾地区,为这两个地方日后成为日军慰安妇的重灾区埋下了种子。 据朱德兰的推估,二战期间被日本人强征的慰安妇人数,朝鲜人有十余万,日本人有两万,中国内地超过20万人,台湾岛则至少有1200人。 台籍慰安妇工作的慰安所主要分为三种:军营式、食堂酒店式和高级军官俱乐部。军营式慰安所开设在军营内,以木板隔间临时搭建,为所有军人提供纯粹的性服务;食堂式是先端菜陪酒,再做慰安;而军官俱乐部则有豪华餐厅、会议室与卧房,招待对象仅限日本军官。 令人惊讶的是,日本在战后初期还曾在本土设置过慰安所。当时日本的内务省和大藏省共同建立了“特殊慰安施设协会”,以便向当时进驻日本的盟国部队提供慰安妇,借此阻止盟军随便侮辱日本平民妇女。 …… …… 以上内容截选自《凤凰周刊》2010年第31期,总380期。 更多完整内容欢迎订阅凤凰周刊官方网站http:www.ifengweekly.com2010年上半年又有三位已经往生。”

对于年事已高的 摘要: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台湾由日本帝国的南进据点升级为南进基地。作为日本的殖民地,台湾不仅要进行后勤补给,而且因为距离南太平洋近这一地理原因,也成为当时慰安妇的转运及供应地。自1992年起,台湾妇援会开始确认台籍慰安妇名单,奔走日韩收集史料,并踏上了对日求偿的漫长征途。但是令人想不到的是,18年后,他们仍然无法得到来自日本的道歉与赔偿。 □ 记者 商华鸽 1998年夏天,赖采儿在美国密歇根州的一张报纸上看到一则有关台湾慰安妇的新闻后,脑中掠过一个念头:我能为她们做些什么?她没想到,自己在两年后会参与到台湾慰安妇的议题表述,而这一工作持续了长达10年。 2000年,赖采儿正式参与这一工作时,“统计在册的台湾慰安妇的人数为42名。”而日前,台湾妇女救援基金会(以下简称妇援会)工作人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截至2010年7月,只剩下15位阿嬷还健在,平均年龄超过87岁。2010年上半年又有三位已经往生。” 对于年事已高的15位台籍慰安妇来说,她们有很大可能会在未来的5到10年内全部凋零,但赖采儿对她们在有生之年获得日本政府的道歉和赔偿持悲观态度。 据赖采儿介绍,近两年来,受害各国于每年举办的连带会议中,对于日本政府和日本国会的要求,始终没有改变:1、对于日军慰安妇问题,为实现认定事实、公开谢罪、依法赔偿,日本国会应早日制定特别法,在受害者有生之年内实现谢罪、赔偿;2、要求日本政府应为防止日军慰安妇相似的犯罪,在日本历史教科书中正确记录史实,教育现在和未来的年轻一代。 “种种对日本政府的公开呼吁、要求,始终未能得到日本的响应。”赖采儿说。 1992年的三封电报 1991年底,《联合报》连载四五十年前日军征召韩国妇女当慰安妇的故事,王清峰曾看过一两篇。当时她就有预感,在同样为日本殖民地的台湾,这种妇女被糟蹋的事情一定也会有。 王清峰彼时的主要工作是律师,又是妇援会的董事长,平时的工作量已经超负荷,于是“心一横15位台籍慰安妇来说,她们有很大可能会在未来的510年内全部凋零,但赖采儿对她们在有生之年获得日本政府的道歉和赔偿持悲观态度。

据赖采儿介绍,近两年来,受害各国于每年举办的连带会议中,对于日本政府和日本国会的要求,始终没有改变:1、对于日军慰安妇问题,为实现认定事实、公开谢罪、依法赔偿,日本国会应早日制定特别法,在受害者有生之年内实现谢罪、赔偿;战争下来阵亡者也不过3400余人。在保持军力、防止性病蔓延的前提下,日军遂设置了由军中管理的“慰安所”。 日本是国际联盟签订禁止买卖妇女儿童条约的签署国。但到了1921年,国际联盟又在第14条规定中补充,“签署国可以宣称有不适用的情况。”当时的日本政府则将这一条款使用在殖民地朝鲜和台湾地区,为这两个地方日后成为日军慰安妇的重灾区埋下了种子。 据朱德兰的推估,二战期间被日本人强征的慰安妇人数,朝鲜人有十余万,日本人有两万,中国内地超过20万人,台湾岛则至少有1200人。 台籍慰安妇工作的慰安所主要分为三种:军营式、食堂酒店式和高级军官俱乐部。军营式慰安所开设在军营内,以木板隔间临时搭建,为所有军人提供纯粹的性服务;食堂式是先端菜陪酒,再做慰安;而军官俱乐部则有豪华餐厅、会议室与卧房,招待对象仅限日本军官。 令人惊讶的是,日本在战后初期还曾在本土设置过慰安所。当时日本的内务省和大藏省共同建立了“特殊慰安施设协会”,以便向当时进驻日本的盟国部队提供慰安妇,借此阻止盟军随便侮辱日本平民妇女。 …… …… 以上内容截选自《凤凰周刊》2010年第31期,总380期。 更多完整内容欢迎订阅凤凰周刊官方网站http:www.ifengweekly.com2、要求日本政府应为防止日军慰安妇相似的犯罪,在日本历史教科书中正确记录史实,教育现在和未来的年轻一代。

“种种对日本政府的公开呼吁、要求,始终未能得到日本的响应。”赖采儿说。

1992年的三封电报

,眼睛不见为净,就当没这回事”。3个月后,在日本发现的三封电报让王清峰的眼睛不得不再度聚焦台湾慰安妇这一群体。 1992年2月,日本众议院前议员伊东秀子在日本防卫厅研究所图书馆发现三通电报,内容是昭和17年(1942) 3月12日,日本的台湾军司令官应其南方总军之要求,征召50名“慰安土人”(台湾人)到婆罗洲沙捞越(Sarawak of Borneo)服务,请求日本陆军部核发渡航证。这三通电报证实了二战期间确有台湾妇女被送到日本前线军队做慰安妇。 记者的电话也马上打到王清峰的耳边:“妇援会准备怎么做?” 王清峰终于在1992年3月12日迈出了第一步:设立申诉电话、公布妇援会地址、接受申诉并进行田野调查。此后半年间,妇援会接受的个案申诉电话人数约有90余名,经访问确认了共60名慰安妇。 台籍慰安妇人员名单的确认,成为台湾民间开展对日求偿运动的基础。之后,王清峰踏上了奔走日韩收集史料、带着慰安妇阿嬷们到日本打官司的漫长征途。不过她当时想不到,18年后,她们仍然无法得到来自日本的道歉与赔偿。 慰安所的诞生 作为中国割让给日本的殖民地,台湾在二战期间一直给予日本战事巨大支持。同时日本在台湾海峡西岸的防卫力量也一直吃重。军人驻防多的地区,相应也会设置更多的日军慰安所:在台湾本岛,沿太平洋海岸仅花莲一地曾设置慰安所,而在面临中国大陆的海岸沿线,北到基隆南至屏东,共有9个县市曾设置有慰安所。 朱德兰用“翩飞的蝴蝶”形容台湾慰安妇的青年时代,用“凋落的枯叶”来看待她们的现状。作为妇援会慰安妇“口述历史”计划的主持人,朱德兰所做的工作涵盖了台湾慰安妇被征召到战后疗愈的每个细节。 在朱德兰看来,日本军部考虑设置慰安所的原因之一,是怕私下的性行为导致性病蔓延,从而影响日军战斗力。早于1918年日本出兵进攻西伯利亚时,就曾面临过这种性病蔓延的景况。当时日军派遣7.2万名军人前往西伯利亚,患有性病者却高达1.8万余人,其中2000多人更是重病患者,而一场1991年底,《联合报》连载四五十年前日军征召韩国妇女当慰安妇的故事,王清峰曾看过一两篇。当时她就有预感,在同样为日本殖民地的台湾,这种妇女被糟蹋的事情一定也会有。

王清峰彼时的主要工作是律师,又是妇援会的董事长,平时的工作量已经超负荷,于是“心一横,眼睛不见为净,就当没这回事”。3个月后,在日本发现的三封电报让王清峰的眼睛不得不再度聚焦台湾慰安妇这一群体。

19922月,日本众议院前议员伊东秀子在日本防卫厅研究所图书馆发现三通电报,内容是昭和17(1942) 312日,日本的台湾军司令官应其南方总军之要求,征召50名“慰安土人”(台湾人)到婆罗洲沙捞越 摘要: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台湾由日本帝国的南进据点升级为南进基地。作为日本的殖民地,台湾不仅要进行后勤补给,而且因为距离南太平洋近这一地理原因,也成为当时慰安妇的转运及供应地。自1992年起,台湾妇援会开始确认台籍慰安妇名单,奔走日韩收集史料,并踏上了对日求偿的漫长征途。但是令人想不到的是,18年后,他们仍然无法得到来自日本的道歉与赔偿。 □ 记者 商华鸽 1998年夏天,赖采儿在美国密歇根州的一张报纸上看到一则有关台湾慰安妇的新闻后,脑中掠过一个念头:我能为她们做些什么?她没想到,自己在两年后会参与到台湾慰安妇的议题表述,而这一工作持续了长达10年。 2000年,赖采儿正式参与这一工作时,“统计在册的台湾慰安妇的人数为42名。”而日前,台湾妇女救援基金会(以下简称妇援会)工作人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截至2010年7月,只剩下15位阿嬷还健在,平均年龄超过87岁。2010年上半年又有三位已经往生。” 对于年事已高的15位台籍慰安妇来说,她们有很大可能会在未来的5到10年内全部凋零,但赖采儿对她们在有生之年获得日本政府的道歉和赔偿持悲观态度。 据赖采儿介绍,近两年来,受害各国于每年举办的连带会议中,对于日本政府和日本国会的要求,始终没有改变:1、对于日军慰安妇问题,为实现认定事实、公开谢罪、依法赔偿,日本国会应早日制定特别法,在受害者有生之年内实现谢罪、赔偿;2、要求日本政府应为防止日军慰安妇相似的犯罪,在日本历史教科书中正确记录史实,教育现在和未来的年轻一代。 “种种对日本政府的公开呼吁、要求,始终未能得到日本的响应。”赖采儿说。 1992年的三封电报 1991年底,《联合报》连载四五十年前日军征召韩国妇女当慰安妇的故事,王清峰曾看过一两篇。当时她就有预感,在同样为日本殖民地的台湾,这种妇女被糟蹋的事情一定也会有。 王清峰彼时的主要工作是律师,又是妇援会的董事长,平时的工作量已经超负荷,于是“心一横(Sarawak of Borneo)服务,请求日本陆军部核发渡航证。这三通电报证实了二战期间确有台湾妇女被送到日本前线军队做慰安妇。

记者的电话也马上打到王清峰的耳边:“妇援会准备怎么做?”

王清峰终于在1992312日迈出了第一步:设立申诉电话、公布妇援会地址、接受申诉并进行田野调查。此后半年间,妇援会接受的个案申诉电话人数约有90余名,经访问确认了共60名慰安妇。

台籍慰安妇人员名单的确认,成为台湾民间开展对日求偿运动的基础。之后,王清峰踏上了奔走日韩收集史料、带着慰安妇阿嬷们到日本打官司的漫长征途。不过她当时想不到, 摘要: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台湾由日本帝国的南进据点升级为南进基地。作为日本的殖民地,台湾不仅要进行后勤补给,而且因为距离南太平洋近这一地理原因,也成为当时慰安妇的转运及供应地。自1992年起,台湾妇援会开始确认台籍慰安妇名单,奔走日韩收集史料,并踏上了对日求偿的漫长征途。但是令人想不到的是,18年后,他们仍然无法得到来自日本的道歉与赔偿。 □ 记者 商华鸽 1998年夏天,赖采儿在美国密歇根州的一张报纸上看到一则有关台湾慰安妇的新闻后,脑中掠过一个念头:我能为她们做些什么?她没想到,自己在两年后会参与到台湾慰安妇的议题表述,而这一工作持续了长达10年。 2000年,赖采儿正式参与这一工作时,“统计在册的台湾慰安妇的人数为42名。”而日前,台湾妇女救援基金会(以下简称妇援会)工作人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截至2010年7月,只剩下15位阿嬷还健在,平均年龄超过87岁。2010年上半年又有三位已经往生。” 对于年事已高的15位台籍慰安妇来说,她们有很大可能会在未来的5到10年内全部凋零,但赖采儿对她们在有生之年获得日本政府的道歉和赔偿持悲观态度。 据赖采儿介绍,近两年来,受害各国于每年举办的连带会议中,对于日本政府和日本国会的要求,始终没有改变:1、对于日军慰安妇问题,为实现认定事实、公开谢罪、依法赔偿,日本国会应早日制定特别法,在受害者有生之年内实现谢罪、赔偿;2、要求日本政府应为防止日军慰安妇相似的犯罪,在日本历史教科书中正确记录史实,教育现在和未来的年轻一代。 “种种对日本政府的公开呼吁、要求,始终未能得到日本的响应。”赖采儿说。 1992年的三封电报 1991年底,《联合报》连载四五十年前日军征召韩国妇女当慰安妇的故事,王清峰曾看过一两篇。当时她就有预感,在同样为日本殖民地的台湾,这种妇女被糟蹋的事情一定也会有。 王清峰彼时的主要工作是律师,又是妇援会的董事长,平时的工作量已经超负荷,于是“心一横18年后,她们仍然无法得到来自日本的道歉与赔偿。

,眼睛不见为净,就当没这回事”。3个月后,在日本发现的三封电报让王清峰的眼睛不得不再度聚焦台湾慰安妇这一群体。 1992年2月,日本众议院前议员伊东秀子在日本防卫厅研究所图书馆发现三通电报,内容是昭和17年(1942) 3月12日,日本的台湾军司令官应其南方总军之要求,征召50名“慰安土人”(台湾人)到婆罗洲沙捞越(Sarawak of Borneo)服务,请求日本陆军部核发渡航证。这三通电报证实了二战期间确有台湾妇女被送到日本前线军队做慰安妇。 记者的电话也马上打到王清峰的耳边:“妇援会准备怎么做?” 王清峰终于在1992年3月12日迈出了第一步:设立申诉电话、公布妇援会地址、接受申诉并进行田野调查。此后半年间,妇援会接受的个案申诉电话人数约有90余名,经访问确认了共60名慰安妇。 台籍慰安妇人员名单的确认,成为台湾民间开展对日求偿运动的基础。之后,王清峰踏上了奔走日韩收集史料、带着慰安妇阿嬷们到日本打官司的漫长征途。不过她当时想不到,18年后,她们仍然无法得到来自日本的道歉与赔偿。 慰安所的诞生 作为中国割让给日本的殖民地,台湾在二战期间一直给予日本战事巨大支持。同时日本在台湾海峡西岸的防卫力量也一直吃重。军人驻防多的地区,相应也会设置更多的日军慰安所:在台湾本岛,沿太平洋海岸仅花莲一地曾设置慰安所,而在面临中国大陆的海岸沿线,北到基隆南至屏东,共有9个县市曾设置有慰安所。 朱德兰用“翩飞的蝴蝶”形容台湾慰安妇的青年时代,用“凋落的枯叶”来看待她们的现状。作为妇援会慰安妇“口述历史”计划的主持人,朱德兰所做的工作涵盖了台湾慰安妇被征召到战后疗愈的每个细节。 在朱德兰看来,日本军部考虑设置慰安所的原因之一,是怕私下的性行为导致性病蔓延,从而影响日军战斗力。早于1918年日本出兵进攻西伯利亚时,就曾面临过这种性病蔓延的景况。当时日军派遣7.2万名军人前往西伯利亚,患有性病者却高达1.8万余人,其中2000多人更是重病患者,而一场慰安所的诞生

作为中国割让给日本的殖民地,台湾在二战期间一直给予日本战事巨大支持。同时日本在台湾海峡西岸的防卫力量也一直吃重。军人驻防多的地区,相应也会设置更多的日军慰安所:在台湾本岛,沿太平洋海岸仅花莲一地曾设置慰安所,而在面临中国大陆的海岸沿线,北到基隆南至屏东,共有,眼睛不见为净,就当没这回事”。3个月后,在日本发现的三封电报让王清峰的眼睛不得不再度聚焦台湾慰安妇这一群体。 1992年2月,日本众议院前议员伊东秀子在日本防卫厅研究所图书馆发现三通电报,内容是昭和17年(1942) 3月12日,日本的台湾军司令官应其南方总军之要求,征召50名“慰安土人”(台湾人)到婆罗洲沙捞越(Sarawak of Borneo)服务,请求日本陆军部核发渡航证。这三通电报证实了二战期间确有台湾妇女被送到日本前线军队做慰安妇。 记者的电话也马上打到王清峰的耳边:“妇援会准备怎么做?” 王清峰终于在1992年3月12日迈出了第一步:设立申诉电话、公布妇援会地址、接受申诉并进行田野调查。此后半年间,妇援会接受的个案申诉电话人数约有90余名,经访问确认了共60名慰安妇。 台籍慰安妇人员名单的确认,成为台湾民间开展对日求偿运动的基础。之后,王清峰踏上了奔走日韩收集史料、带着慰安妇阿嬷们到日本打官司的漫长征途。不过她当时想不到,18年后,她们仍然无法得到来自日本的道歉与赔偿。 慰安所的诞生 作为中国割让给日本的殖民地,台湾在二战期间一直给予日本战事巨大支持。同时日本在台湾海峡西岸的防卫力量也一直吃重。军人驻防多的地区,相应也会设置更多的日军慰安所:在台湾本岛,沿太平洋海岸仅花莲一地曾设置慰安所,而在面临中国大陆的海岸沿线,北到基隆南至屏东,共有9个县市曾设置有慰安所。 朱德兰用“翩飞的蝴蝶”形容台湾慰安妇的青年时代,用“凋落的枯叶”来看待她们的现状。作为妇援会慰安妇“口述历史”计划的主持人,朱德兰所做的工作涵盖了台湾慰安妇被征召到战后疗愈的每个细节。 在朱德兰看来,日本军部考虑设置慰安所的原因之一,是怕私下的性行为导致性病蔓延,从而影响日军战斗力。早于1918年日本出兵进攻西伯利亚时,就曾面临过这种性病蔓延的景况。当时日军派遣7.2万名军人前往西伯利亚,患有性病者却高达1.8万余人,其中2000多人更是重病患者,而一场9个县市曾设置有慰安所。

朱德兰用“翩飞的蝴蝶”形容台湾慰安妇的青年时代,用“凋落的枯叶”来看待她们的现状。作为妇援会慰安妇“口述历史”计划的主持人,朱德兰所做的工作涵盖了台湾慰安妇被征召到战后疗愈的每个细节。

摘要: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台湾由日本帝国的南进据点升级为南进基地。作为日本的殖民地,台湾不仅要进行后勤补给,而且因为距离南太平洋近这一地理原因,也成为当时慰安妇的转运及供应地。自1992年起,台湾妇援会开始确认台籍慰安妇名单,奔走日韩收集史料,并踏上了对日求偿的漫长征途。但是令人想不到的是,18年后,他们仍然无法得到来自日本的道歉与赔偿。 □ 记者 商华鸽 1998年夏天,赖采儿在美国密歇根州的一张报纸上看到一则有关台湾慰安妇的新闻后,脑中掠过一个念头:我能为她们做些什么?她没想到,自己在两年后会参与到台湾慰安妇的议题表述,而这一工作持续了长达10年。 2000年,赖采儿正式参与这一工作时,“统计在册的台湾慰安妇的人数为42名。”而日前,台湾妇女救援基金会(以下简称妇援会)工作人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截至2010年7月,只剩下15位阿嬷还健在,平均年龄超过87岁。2010年上半年又有三位已经往生。” 对于年事已高的15位台籍慰安妇来说,她们有很大可能会在未来的5到10年内全部凋零,但赖采儿对她们在有生之年获得日本政府的道歉和赔偿持悲观态度。 据赖采儿介绍,近两年来,受害各国于每年举办的连带会议中,对于日本政府和日本国会的要求,始终没有改变:1、对于日军慰安妇问题,为实现认定事实、公开谢罪、依法赔偿,日本国会应早日制定特别法,在受害者有生之年内实现谢罪、赔偿;2、要求日本政府应为防止日军慰安妇相似的犯罪,在日本历史教科书中正确记录史实,教育现在和未来的年轻一代。 “种种对日本政府的公开呼吁、要求,始终未能得到日本的响应。”赖采儿说。 1992年的三封电报 1991年底,《联合报》连载四五十年前日军征召韩国妇女当慰安妇的故事,王清峰曾看过一两篇。当时她就有预感,在同样为日本殖民地的台湾,这种妇女被糟蹋的事情一定也会有。 王清峰彼时的主要工作是律师,又是妇援会的董事长,平时的工作量已经超负荷,于是“心一横

在朱德兰看来,日本军部考虑设置慰安所的原因之一,是怕私下的性行为导致性病蔓延,从而影响日军战斗力。早于1918年日本出兵进攻西伯利亚时,就曾面临过这种性病蔓延的景况。当时日军派遣战争下来阵亡者也不过3400余人。在保持军力、防止性病蔓延的前提下,日军遂设置了由军中管理的“慰安所”。 日本是国际联盟签订禁止买卖妇女儿童条约的签署国。但到了1921年,国际联盟又在第14条规定中补充,“签署国可以宣称有不适用的情况。”当时的日本政府则将这一条款使用在殖民地朝鲜和台湾地区,为这两个地方日后成为日军慰安妇的重灾区埋下了种子。 据朱德兰的推估,二战期间被日本人强征的慰安妇人数,朝鲜人有十余万,日本人有两万,中国内地超过20万人,台湾岛则至少有1200人。 台籍慰安妇工作的慰安所主要分为三种:军营式、食堂酒店式和高级军官俱乐部。军营式慰安所开设在军营内,以木板隔间临时搭建,为所有军人提供纯粹的性服务;食堂式是先端菜陪酒,再做慰安;而军官俱乐部则有豪华餐厅、会议室与卧房,招待对象仅限日本军官。 令人惊讶的是,日本在战后初期还曾在本土设置过慰安所。当时日本的内务省和大藏省共同建立了“特殊慰安施设协会”,以便向当时进驻日本的盟国部队提供慰安妇,借此阻止盟军随便侮辱日本平民妇女。 …… …… 以上内容截选自《凤凰周刊》2010年第31期,总380期。 更多完整内容欢迎订阅凤凰周刊官方网站http:www.ifengweekly.com7.2万名军人前往西伯利亚,患有性病者却高达1.8万余人,其中2000多人更是重病患者,而一场战争下来阵亡者也不过 摘要: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台湾由日本帝国的南进据点升级为南进基地。作为日本的殖民地,台湾不仅要进行后勤补给,而且因为距离南太平洋近这一地理原因,也成为当时慰安妇的转运及供应地。自1992年起,台湾妇援会开始确认台籍慰安妇名单,奔走日韩收集史料,并踏上了对日求偿的漫长征途。但是令人想不到的是,18年后,他们仍然无法得到来自日本的道歉与赔偿。 □ 记者 商华鸽 1998年夏天,赖采儿在美国密歇根州的一张报纸上看到一则有关台湾慰安妇的新闻后,脑中掠过一个念头:我能为她们做些什么?她没想到,自己在两年后会参与到台湾慰安妇的议题表述,而这一工作持续了长达10年。 2000年,赖采儿正式参与这一工作时,“统计在册的台湾慰安妇的人数为42名。”而日前,台湾妇女救援基金会(以下简称妇援会)工作人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截至2010年7月,只剩下15位阿嬷还健在,平均年龄超过87岁。2010年上半年又有三位已经往生。” 对于年事已高的15位台籍慰安妇来说,她们有很大可能会在未来的5到10年内全部凋零,但赖采儿对她们在有生之年获得日本政府的道歉和赔偿持悲观态度。 据赖采儿介绍,近两年来,受害各国于每年举办的连带会议中,对于日本政府和日本国会的要求,始终没有改变:1、对于日军慰安妇问题,为实现认定事实、公开谢罪、依法赔偿,日本国会应早日制定特别法,在受害者有生之年内实现谢罪、赔偿;2、要求日本政府应为防止日军慰安妇相似的犯罪,在日本历史教科书中正确记录史实,教育现在和未来的年轻一代。 “种种对日本政府的公开呼吁、要求,始终未能得到日本的响应。”赖采儿说。 1992年的三封电报 1991年底,《联合报》连载四五十年前日军征召韩国妇女当慰安妇的故事,王清峰曾看过一两篇。当时她就有预感,在同样为日本殖民地的台湾,这种妇女被糟蹋的事情一定也会有。 王清峰彼时的主要工作是律师,又是妇援会的董事长,平时的工作量已经超负荷,于是“心一横3400余人。在保持军力、防止性病蔓延的前提下,日军遂设置了由军中管理的“慰安所”。

日本是国际联盟签订禁止买卖妇女儿童条约的签署国。但到了战争下来阵亡者也不过3400余人。在保持军力、防止性病蔓延的前提下,日军遂设置了由军中管理的“慰安所”。 日本是国际联盟签订禁止买卖妇女儿童条约的签署国。但到了1921年,国际联盟又在第14条规定中补充,“签署国可以宣称有不适用的情况。”当时的日本政府则将这一条款使用在殖民地朝鲜和台湾地区,为这两个地方日后成为日军慰安妇的重灾区埋下了种子。 据朱德兰的推估,二战期间被日本人强征的慰安妇人数,朝鲜人有十余万,日本人有两万,中国内地超过20万人,台湾岛则至少有1200人。 台籍慰安妇工作的慰安所主要分为三种:军营式、食堂酒店式和高级军官俱乐部。军营式慰安所开设在军营内,以木板隔间临时搭建,为所有军人提供纯粹的性服务;食堂式是先端菜陪酒,再做慰安;而军官俱乐部则有豪华餐厅、会议室与卧房,招待对象仅限日本军官。 令人惊讶的是,日本在战后初期还曾在本土设置过慰安所。当时日本的内务省和大藏省共同建立了“特殊慰安施设协会”,以便向当时进驻日本的盟国部队提供慰安妇,借此阻止盟军随便侮辱日本平民妇女。 …… …… 以上内容截选自《凤凰周刊》2010年第31期,总380期。 更多完整内容欢迎订阅凤凰周刊官方网站http:www.ifengweekly.com1921年,国际联盟又在第14条规定中补充,“签署国可以宣称有不适用的情况。”当时的日本政府则将这一条款使用在殖民地朝鲜和台湾地区,为这两个地方日后成为日军慰安妇的重灾区埋下了种子。

据朱德兰的推估,二战期间被日本人强征的慰安妇人数,朝鲜人有十余万,日本人有两万,中国内地超过20万人,台湾岛则至少有1200人。

,眼睛不见为净,就当没这回事”。3个月后,在日本发现的三封电报让王清峰的眼睛不得不再度聚焦台湾慰安妇这一群体。 1992年2月,日本众议院前议员伊东秀子在日本防卫厅研究所图书馆发现三通电报,内容是昭和17年(1942) 3月12日,日本的台湾军司令官应其南方总军之要求,征召50名“慰安土人”(台湾人)到婆罗洲沙捞越(Sarawak of Borneo)服务,请求日本陆军部核发渡航证。这三通电报证实了二战期间确有台湾妇女被送到日本前线军队做慰安妇。 记者的电话也马上打到王清峰的耳边:“妇援会准备怎么做?” 王清峰终于在1992年3月12日迈出了第一步:设立申诉电话、公布妇援会地址、接受申诉并进行田野调查。此后半年间,妇援会接受的个案申诉电话人数约有90余名,经访问确认了共60名慰安妇。 台籍慰安妇人员名单的确认,成为台湾民间开展对日求偿运动的基础。之后,王清峰踏上了奔走日韩收集史料、带着慰安妇阿嬷们到日本打官司的漫长征途。不过她当时想不到,18年后,她们仍然无法得到来自日本的道歉与赔偿。 慰安所的诞生 作为中国割让给日本的殖民地,台湾在二战期间一直给予日本战事巨大支持。同时日本在台湾海峡西岸的防卫力量也一直吃重。军人驻防多的地区,相应也会设置更多的日军慰安所:在台湾本岛,沿太平洋海岸仅花莲一地曾设置慰安所,而在面临中国大陆的海岸沿线,北到基隆南至屏东,共有9个县市曾设置有慰安所。 朱德兰用“翩飞的蝴蝶”形容台湾慰安妇的青年时代,用“凋落的枯叶”来看待她们的现状。作为妇援会慰安妇“口述历史”计划的主持人,朱德兰所做的工作涵盖了台湾慰安妇被征召到战后疗愈的每个细节。 在朱德兰看来,日本军部考虑设置慰安所的原因之一,是怕私下的性行为导致性病蔓延,从而影响日军战斗力。早于1918年日本出兵进攻西伯利亚时,就曾面临过这种性病蔓延的景况。当时日军派遣7.2万名军人前往西伯利亚,患有性病者却高达1.8万余人,其中2000多人更是重病患者,而一场

台籍慰安妇工作的慰安所主要分为三种:军营式、食堂酒店式和高级军官俱乐部。军营式慰安所开设在军营内,以木板隔间临时搭建,为所有军人提供纯粹的性服务;食堂式是先端菜陪酒,再做慰安;而军官俱乐部则有豪华餐厅、会议室与卧房,招待对象仅限日本军官。

摘要: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台湾由日本帝国的南进据点升级为南进基地。作为日本的殖民地,台湾不仅要进行后勤补给,而且因为距离南太平洋近这一地理原因,也成为当时慰安妇的转运及供应地。自1992年起,台湾妇援会开始确认台籍慰安妇名单,奔走日韩收集史料,并踏上了对日求偿的漫长征途。但是令人想不到的是,18年后,他们仍然无法得到来自日本的道歉与赔偿。 □ 记者 商华鸽 1998年夏天,赖采儿在美国密歇根州的一张报纸上看到一则有关台湾慰安妇的新闻后,脑中掠过一个念头:我能为她们做些什么?她没想到,自己在两年后会参与到台湾慰安妇的议题表述,而这一工作持续了长达10年。 2000年,赖采儿正式参与这一工作时,“统计在册的台湾慰安妇的人数为42名。”而日前,台湾妇女救援基金会(以下简称妇援会)工作人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截至2010年7月,只剩下15位阿嬷还健在,平均年龄超过87岁。2010年上半年又有三位已经往生。” 对于年事已高的15位台籍慰安妇来说,她们有很大可能会在未来的5到10年内全部凋零,但赖采儿对她们在有生之年获得日本政府的道歉和赔偿持悲观态度。 据赖采儿介绍,近两年来,受害各国于每年举办的连带会议中,对于日本政府和日本国会的要求,始终没有改变:1、对于日军慰安妇问题,为实现认定事实、公开谢罪、依法赔偿,日本国会应早日制定特别法,在受害者有生之年内实现谢罪、赔偿;2、要求日本政府应为防止日军慰安妇相似的犯罪,在日本历史教科书中正确记录史实,教育现在和未来的年轻一代。 “种种对日本政府的公开呼吁、要求,始终未能得到日本的响应。”赖采儿说。 1992年的三封电报 1991年底,《联合报》连载四五十年前日军征召韩国妇女当慰安妇的故事,王清峰曾看过一两篇。当时她就有预感,在同样为日本殖民地的台湾,这种妇女被糟蹋的事情一定也会有。 王清峰彼时的主要工作是律师,又是妇援会的董事长,平时的工作量已经超负荷,于是“心一横令人惊讶的是,日本在战后初期还曾在本土设置过慰安所。当时日本的内务省和大藏省共同建立了“特殊慰安施设协会”,以便向当时进驻日本的盟国部队提供慰安妇,借此阻止盟军随便侮辱日本平民妇女。

……

摘要: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台湾由日本帝国的南进据点升级为南进基地。作为日本的殖民地,台湾不仅要进行后勤补给,而且因为距离南太平洋近这一地理原因,也成为当时慰安妇的转运及供应地。自1992年起,台湾妇援会开始确认台籍慰安妇名单,奔走日韩收集史料,并踏上了对日求偿的漫长征途。但是令人想不到的是,18年后,他们仍然无法得到来自日本的道歉与赔偿。 □ 记者 商华鸽 1998年夏天,赖采儿在美国密歇根州的一张报纸上看到一则有关台湾慰安妇的新闻后,脑中掠过一个念头:我能为她们做些什么?她没想到,自己在两年后会参与到台湾慰安妇的议题表述,而这一工作持续了长达10年。 2000年,赖采儿正式参与这一工作时,“统计在册的台湾慰安妇的人数为42名。”而日前,台湾妇女救援基金会(以下简称妇援会)工作人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截至2010年7月,只剩下15位阿嬷还健在,平均年龄超过87岁。2010年上半年又有三位已经往生。” 对于年事已高的15位台籍慰安妇来说,她们有很大可能会在未来的5到10年内全部凋零,但赖采儿对她们在有生之年获得日本政府的道歉和赔偿持悲观态度。 据赖采儿介绍,近两年来,受害各国于每年举办的连带会议中,对于日本政府和日本国会的要求,始终没有改变:1、对于日军慰安妇问题,为实现认定事实、公开谢罪、依法赔偿,日本国会应早日制定特别法,在受害者有生之年内实现谢罪、赔偿;2、要求日本政府应为防止日军慰安妇相似的犯罪,在日本历史教科书中正确记录史实,教育现在和未来的年轻一代。 “种种对日本政府的公开呼吁、要求,始终未能得到日本的响应。”赖采儿说。 1992年的三封电报 1991年底,《联合报》连载四五十年前日军征召韩国妇女当慰安妇的故事,王清峰曾看过一两篇。当时她就有预感,在同样为日本殖民地的台湾,这种妇女被糟蹋的事情一定也会有。 王清峰彼时的主要工作是律师,又是妇援会的董事长,平时的工作量已经超负荷,于是“心一横

……

以上内容截选自《凤凰周刊》2010年第31期,总380期。
   更多完整内容欢迎订阅凤凰周刊官方网站http://www.ifengweekly.com/

  评论这张
 
阅读(5154)| 评论(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