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周刊

不党、不派、不私、不卖、不盲

 
 
 

日志

 
 

海外数百国军将士遗骨数十年无人问津  

2009-03-26 17:16:04|  分类: 文章选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两岸争寻国军战俘海外遗骨  □文记者 周宇  南太平洋岛国巴布亚新几内亚所属新不列颠岛首府拉包尔市(Rabaul)附近的热带雨林中,两名土著向导带领着一名华侨,在密林深处找到了三座墓碑并拍摄下10余张照片。  照片中,一片热带植物的包围中,三座刻有青天白日徽的方形柱状尖顶墓碑并排耸立。墓碑的底座和碑前曾经精心修葺的台阶早已被荒草淹没,难以辨认。  中间一座墓碑保存得最为完好,上刻有“故陆军步兵上尉吴公坤之坟墓”清晰字样。右侧的墓碑已经断裂残破,但碑文仍能辨认,“故陆军上士孔君宪章之墓”。左侧墓碑损毁最为严重,仅可辨“江苏省”等字样(根据美国二战遗迹摄影师JustinTaylan的发现,应为上士曾友生之墓)。  1942年,上千名中国战俘被日军送到巴布亚新几内亚的新不列颠岛做苦工。他们中的一些死在了来时的船上,另一些因为遭受残酷折磨或是疾病死在新不列颠岛,只有一小部分幸存者在日军投降之后辗转回到国内。  2008年12月底,上述照片中的一部分被台湾《联合报》刊登,引起两岸轰动,这些长眠异乡的官兵突然受到两岸关注。在大陆和台湾民间的巨大回响之下,中国外交部表示,他们正在积极安排驻外使馆寻求和核实遗骸下落,而台北“国防部”也表示他们会当仁不让。  被遗忘的战俘  67年间,这些长眠在新不列颠岛的中国军人似乎早已被两岸遗忘。  澳大利亚战争纪念馆存放着当时解放拉包尔集中营澳军的一份报告,报告记载,二战期间,先后约有1600多名中国军人被送到拉包尔集中营服苦役,其中653人死在了集中营(不包括途中军舰上死亡人数)。幸存者约1000人,1946年被送回中国。  但除了这份报告,海峡两岸对上述国军战俘鲜有记载。台“国防部”军事发言室一位人士称:“自国民政府成立至抗战期间,国家长期处于战乱,国军部队庞大且调动频繁;故于民国38年前,有关赴海外地区之国军作战部队及被俘人员等相关数据并无明确记载可查。”  新不列颠岛上的国军战俘中,包含一些在淞沪会战期间坚守四行仓库而闻名的“八百壮士”(实际仅450余人)成员,他们中的一些人幸运地活着回到了国内。“八百壮士”的英雄身份使得他们未被彻底遗忘,这也使海外战俘生涯的些许片段被保存在了他们的回忆文章中。  1937年10月底,“八百壮士”撤离四行

  两岸争寻国军战俘海外遗骨
  □文/记者 周宇


  南太平洋岛国巴布亚新几内亚所属新不列颠岛首府拉包尔市(Rabaul)附近的热带雨林中,两名土著向导带领着一名华侨,在密林深处找到了三座墓碑并拍摄下10余张照片。
  照片中,一片热带植物的包围中,三座刻有青天白日徽的方形柱状尖顶墓碑并排耸立。墓碑的底座和碑前曾经精心修葺的台阶早已被荒草淹没,难以辨认。奉着鲜花和点燃的蜡烛。259位将士忠骨埋葬于整齐排列的一排排棺形坟茔之中,坟前插着编了号码的碑牌。墓园四周,可见花圈以及一排多达数十幅的白色挽联。照片还记录下了当地华人参与中国军人墓园修建和维护的场景。日军投降后曾在中国军人营地担任翻译的华侨张荣煦回忆称,1946年修建的墓园相当简陋。  此后不久,国共陷入内战,万里之外的将士遗骨无人顾及。国军墓园由此逐年破败,而当地华人财力有限,也无力修缮。1960年代,服务于新不列颠岛国民党支部的张荣煦,曾会同当地侨领多次向台湾当局要求拨款修缮国军墓园,但始终未得回应。  1970年代,当地华侨大批移民至澳大利亚本土,埋葬于此地的国军官兵更少有人问津。就连台湾学者吴燕和采访当地华侨后的专著《巴布亚新几内亚华人百年史(1880—1980)》,也未能详细记述此地国军战俘的命运。  1994年,拉包尔火山再次爆发,市区被毁。国军墓园一度被认为遭火山灰掩埋。但最新的发掘工作显示,墓园并未被毁,而只是被荒草所遮蔽。  此间,巴布亚新几内亚开始成为两岸外交争夺战中的一环。1976年,巴与大陆建交。1990年,台湾也在巴设立了商务代表团。1999年7月,巴布亚新几内亚曾与台湾“建交”10余日。2008年3月,台湾又爆出“巴布亚新几内亚援助案”。如今,中国驻巴使馆离台湾代表团仅5分钟车程。但各自的外交纪律令双方无法来往。详情请见:2009年第6期 总第319期
  中间一座墓碑保存得最为完好,上刻有“故陆军步兵上尉吴公坤之坟墓”清晰字样。右侧的墓碑已经断裂残破,但碑文仍能辨认,“故陆军上士孔君宪章之墓”。左侧墓碑损毁最为严重,仅可辨“江苏省”等字样(根据美国二战遗迹摄影师JustinTaylan的发现,应为上士曾友生之墓)。
  1942年,上千名中国战俘被日军送到巴布亚新几内亚的新不列颠岛做苦工。他们中的一些死在了来时的船上,另一些因为遭受残酷折磨或是疾病死在新不列颠岛,只有一小部分幸存者在日军投降之后辗转回到国内。
  2008年12月底,上述照片中的一部分被台湾《联合报》刊登,引起两岸轰动,这些长眠异乡的官兵突然受到两岸关注。在大陆和台湾民间的巨大回响之下,中国外交部表示,他们正在积极安排驻外使馆寻求和核实遗骸下落,而台北“国防部”也表示他们会当仁不让。
  被遗忘的战俘
  67年间,这些长眠在新不列颠岛的中国军人似乎早已被两岸遗忘。  两岸争寻国军战俘海外遗骨  □文记者 周宇  南太平洋岛国巴布亚新几内亚所属新不列颠岛首府拉包尔市(Rabaul)附近的热带雨林中,两名土著向导带领着一名华侨,在密林深处找到了三座墓碑并拍摄下10余张照片。  照片中,一片热带植物的包围中,三座刻有青天白日徽的方形柱状尖顶墓碑并排耸立。墓碑的底座和碑前曾经精心修葺的台阶早已被荒草淹没,难以辨认。  中间一座墓碑保存得最为完好,上刻有“故陆军步兵上尉吴公坤之坟墓”清晰字样。右侧的墓碑已经断裂残破,但碑文仍能辨认,“故陆军上士孔君宪章之墓”。左侧墓碑损毁最为严重,仅可辨“江苏省”等字样(根据美国二战遗迹摄影师JustinTaylan的发现,应为上士曾友生之墓)。  1942年,上千名中国战俘被日军送到巴布亚新几内亚的新不列颠岛做苦工。他们中的一些死在了来时的船上,另一些因为遭受残酷折磨或是疾病死在新不列颠岛,只有一小部分幸存者在日军投降之后辗转回到国内。  2008年12月底,上述照片中的一部分被台湾《联合报》刊登,引起两岸轰动,这些长眠异乡的官兵突然受到两岸关注。在大陆和台湾民间的巨大回响之下,中国外交部表示,他们正在积极安排驻外使馆寻求和核实遗骸下落,而台北“国防部”也表示他们会当仁不让。  被遗忘的战俘  67年间,这些长眠在新不列颠岛的中国军人似乎早已被两岸遗忘。  澳大利亚战争纪念馆存放着当时解放拉包尔集中营澳军的一份报告,报告记载,二战期间,先后约有1600多名中国军人被送到拉包尔集中营服苦役,其中653人死在了集中营(不包括途中军舰上死亡人数)。幸存者约1000人,1946年被送回中国。  但除了这份报告,海峡两岸对上述国军战俘鲜有记载。台“国防部”军事发言室一位人士称:“自国民政府成立至抗战期间,国家长期处于战乱,国军部队庞大且调动频繁;故于民国38年前,有关赴海外地区之国军作战部队及被俘人员等相关数据并无明确记载可查。”  新不列颠岛上的国军战俘中,包含一些在淞沪会战期间坚守四行仓库而闻名的“八百壮士”(实际仅450余人)成员,他们中的一些人幸运地活着回到了国内。“八百壮士”的英雄身份使得他们未被彻底遗忘,这也使海外战俘生涯的些许片段被保存在了他们的回忆文章中。  1937年10月底,“八百壮士”撤离四行
  澳大利亚战争纪念馆存放着当时解放拉包尔集中营澳军的一份报告,报告记载,二战期间,先后约有1600多名中国军人被送到拉包尔集中营服苦役,其中653人死在了集中营(不包括途中军舰上死亡人数)。幸存者约1000人,1946年被送回中国。
  但除了这份报告,海峡两岸对上述国军战俘鲜有记载。台“国防部”军事发言室一位人士称:“自国民政府成立至抗战期间,国家长期处于战乱,国军部队庞大且调动频繁;故于民国38年前,有关赴海外地区之国军作战部队及被俘人员等相关数据并无明确记载可查。”
  新不列颠岛上的国军战俘中,包含一些在淞沪会战期间坚守四行仓库而闻名的“八百壮士”(实际仅450余人)成员,他们中的一些人幸运地活着回到了国内。“八百壮士”的英雄身份使得他们未被彻底遗忘,这也使海外战俘生涯的些许片段被保存在了他们的回忆文章中。
  1937年10月底,“八百壮士”撤离四行仓库后,被软禁于英租界4年多。1941年12月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占领租界,“八百壮士”成为战俘,后被日军分割运往各地充当劳工。其中一些被送到巴布亚新几内亚。
  带领“八百壮士”坚守四行仓库的谢晋元将军,其子谢继民在《我的父亲谢晋元将军》一书中提到,1942年底,50名孤军(既“八百壮士”)被押送到新几内亚做苦工。日军投降后,尚有36人存活,其中34人于1946年2月21日搭船回国。当年3月18日,官兵回到上海,在报界宣传下,上海民众聚集码头,热烈欢迎。
  另一详细回忆来自“八百壮士”之一田际钿的口述。田回忆称,1942年被日军军舰运到新不列颠岛后,田际钿等12人被编入“中国军人勤劳队”服苦役。到日军投降时,该队160人中仅存活38人。仓库后,被软禁于英租界4年多。1941年12月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占领租界,“八百壮士”成为战俘,后被日军分割运往各地充当劳工。其中一些被送到巴布亚新几内亚。  带领“八百壮士”坚守四行仓库的谢晋元将军,其子谢继民在《我的父亲谢晋元将军》一书中提到,1942年底,50名孤军(既“八百壮士”)被押送到新几内亚做苦工。日军投降后,尚有36人存活,其中34人于1946年2月21日搭船回国。当年3月18日,官兵回到上海,在报界宣传下,上海民众聚集码头,热烈欢迎。  另一详细回忆来自“八百壮士”之一田际钿的口述。田回忆称,1942年被日军军舰运到新不列颠岛后,田际钿等12人被编入“中国军人勤劳队”服苦役。到日军投降时,该队160人中仅存活38人。  1946年12月底,田际钿被国际红十字会遣送回中国。田称,回国后国民政府态度冷淡,未给他安排工作,也没有优待。田际钿声称他拒绝了去东北战场参加国共内战,并为此进行过斗争。此后田领到上海市政府发放的路费,返回了湖北老家。  解放后,“四清”、“文革”运动接连而至,田际钿成为被冲击对象,被当作“军痞子”挂牌游行批斗并遭抄家,“文革”结束后田再次被遗忘。直到1987年5月,70岁的田际钿因为挤不上公共汽车而发牢骚,才被路过的地方官员发现其抗日英雄的身份。田因此一度受到关注,得以留下口述史。但田的口述中引人关注的依然是其保卫四行仓库的英雄壮举而非海外战俘生涯。田际钿也曾不断提及那些长眠在新不列颠岛的战友,但从未引起过媒体的注意。1998年,田际钿逝世。  直到2007年初,任职于澳洲格里菲斯大学的粟明鲜博士发现,有澳大利亚老兵在回忆中提到了新不列颠岛的中国战俘集中营。长期研究抗战史的粟明鲜就此展开资料搜集工作,但在华文资料中,除了上述田际钿等人的回忆文章书籍,粟明鲜至今未能发现更多线索。  荒草遮蔽的墓园  好在粟明鲜在澳大利亚战争纪念馆档案馆里找到了大量资料。粟此后将他的研究成果陆续公布在其个人网页中,其中包括澳大利亚战争纪念馆收录的国军墓园照片。粟明鲜称,1946年3月16日,中国官兵在拉包尔集中营为死难的中国战俘建造陵园和纪念碑,将在此死亡的653名同胞中的259具遗骸迁葬于此。  档案照片中,一座小山脚下地势平坦之处,耸立着一座纪念碑,纪念碑刻满文字的底座前供
  1946年12月底,田际钿被国际红十字会遣送回中国。田称,回国后国民政府态度冷淡,未给他安排工作,也没有优待。田际钿声称他拒绝了去东北战场参加国共内战,并为此进行过斗争。此后田领到上海市政府发放的路费,返回了湖北老家。
  解放后,“四清”、“文革”运动接连而至,田际钿成为被冲击对象,被当作“军痞子”挂牌游行批斗并遭抄家,“文革”结束后田再次被遗忘。直到1987年5月,70岁的田际钿因为挤不上公共汽车而发牢骚,才被路过的地方官员发现其抗日英雄的身份。田因此一度受到关注,得以留下口述史。但田的口述中引人关注的依然是其保卫四行仓库的英雄壮举而非海外战俘生涯。田际钿也曾不断提及那些长眠在新不列颠岛的战友,但从未引起过媒体的注意。1998年,田际钿逝世。
  直到2007年初,任职于澳洲格里菲斯大学的粟明鲜博士发现,有澳大利亚老兵在回忆中提到了新不列颠岛的中国战俘集中营。长期研究抗战史的粟明鲜就此展开资料搜集工作,但在华文资料中,除了上述田际钿等人的回忆文章书籍,粟明鲜至今未能发现更多线索。
  荒草遮蔽的墓园
  好在粟明鲜在澳大利亚战争纪念馆档案馆里找到了大量资料。粟此后将他的研究成果陆续公布在其个人网页中,其中包括澳大利亚战争纪念馆收录的国军墓园照片。粟明鲜称,1946年3月16日,中国官兵在拉包尔集中营为死难的中国战俘建造陵园和纪念碑,将在此死亡的653名同胞中的259具遗骸迁葬于此。奉着鲜花和点燃的蜡烛。259位将士忠骨埋葬于整齐排列的一排排棺形坟茔之中,坟前插着编了号码的碑牌。墓园四周,可见花圈以及一排多达数十幅的白色挽联。照片还记录下了当地华人参与中国军人墓园修建和维护的场景。日军投降后曾在中国军人营地担任翻译的华侨张荣煦回忆称,1946年修建的墓园相当简陋。  此后不久,国共陷入内战,万里之外的将士遗骨无人顾及。国军墓园由此逐年破败,而当地华人财力有限,也无力修缮。1960年代,服务于新不列颠岛国民党支部的张荣煦,曾会同当地侨领多次向台湾当局要求拨款修缮国军墓园,但始终未得回应。  1970年代,当地华侨大批移民至澳大利亚本土,埋葬于此地的国军官兵更少有人问津。就连台湾学者吴燕和采访当地华侨后的专著《巴布亚新几内亚华人百年史(1880—1980)》,也未能详细记述此地国军战俘的命运。  1994年,拉包尔火山再次爆发,市区被毁。国军墓园一度被认为遭火山灰掩埋。但最新的发掘工作显示,墓园并未被毁,而只是被荒草所遮蔽。  此间,巴布亚新几内亚开始成为两岸外交争夺战中的一环。1976年,巴与大陆建交。1990年,台湾也在巴设立了商务代表团。1999年7月,巴布亚新几内亚曾与台湾“建交”10余日。2008年3月,台湾又爆出“巴布亚新几内亚援助案”。如今,中国驻巴使馆离台湾代表团仅5分钟车程。但各自的外交纪律令双方无法来往。详情请见:2009年第6期 总第319期
  档案照片中,一座小山脚下地势平坦之处,耸立着一座纪念碑,纪念碑刻满文字的底座前供奉着鲜花和点燃的蜡烛。259位将士忠骨埋葬于整齐排列的一排排棺形坟茔之中,坟前插着编了号码的碑牌。墓园四周,可见花圈以及一排多达数十幅的白色挽联。照片还记录下了当地华人参与中国军人墓园修建和维护的场景。日军投降后曾在中国军人营地担任翻译的华侨张荣煦回忆称,1946年修建的墓园相当简陋。
  此后不久,国共陷入内战,万里之外的将士遗骨无人顾及。国军墓园由此逐年破败,而当地华人财力有限,也无力修缮。1960年代,服务于新不列颠岛国民党支部的张荣煦,曾会同当地侨领多次向台湾当局要求拨款修缮国军墓园,但始终未得回应。
  1970年代,当地华侨大批移民至澳大利亚本土,埋葬于此地的国军官兵更少有人问津。就连台湾学者吴燕和采访当地华侨后的专著《巴布亚新几内亚华人百年史(1880—1980)》,也未能详细记述此地国军战俘的命运。
  1994年,拉包尔火山再次爆发,市区被毁。国军墓园一度被认为遭火山灰掩埋。但最新的发掘工作显示,墓园并未被毁,而只是被荒草所遮蔽。
  此间,巴布亚新几内亚开始成为两岸外交争夺战中的一环。1976年,巴与大陆建交。1990年,台湾也在巴设立了商务代表团。1999年7月,巴布亚新几内亚曾与台湾“建交”10余日。2008年3月,台湾又爆出“巴布亚新几内亚援助案”。如今,中国驻巴使馆离台湾代表团仅5分钟车程。但各自的外交纪律令双方无法来往。
   详情请见:2009年第6期 总第319期

  评论这张
 
阅读(2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